在线发糖

今天就算被骂占tag也要说

理论不过就拉黑 敢问你是小学生?
提意见不知道什么叫做心平气和?
再不爱看上面的红叉叉不会吗?
不好意思她针对那位妹子的撕逼什么时候删除,我就什么时候删
影响各位观感虽然抱歉,但是都2018年了,某些人还不知道尊重怎么写呢?






某些人别bb了群里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撤回


倒是安插卧底很有脸面?玩个同人圈还这么脏 牛批


你尊重这个妹子了?有没有搞错 我的尊重是给会讲道理的人的好吗

想写长篇 脑洞有两个

一个是蔡居诚领便当后穿越回邱居新刚刚入门的时候,痛定思痛的蔡居诚决定少说话,多练剑,成为掌门从远离邱居新做起。
后来邱居新弄瞎了眼睛。后来蔡居诚成为掌门,萧疏寒带邱居新云游求医,蔡掌门就天天在武当等他们回来。

一个是正剧走向,最后蔡居诚隐居中原,邱居新成为掌门,天天蹲在武当看云海。



不管是哪个想篡掌门位的心思都很明显了呢。

居然百fo了要不要正经发个糖什么的

殊途(番外)




殊途(上)

殊途(下)


自他别后,江山无心复风流。


武当历雷劫。
金顶上雷声阵阵,银光似要将飞檐撕裂,武当弟子却都知道,这是萧疏寒要飞升了。
“......从今日起,你就是掌门了。”跪在地上的萧居棠起了身,也已不再是那个天真无知的幼童。新的掌门人出了门去,屋里仅剩萧疏寒,调转真气与心魔为争。
他闭上眼,黑暗中如银瓶乍破,竟是阔别多年的故人入梦。
是蔡居诚。

蔡居诚已经死了很多年了。
他曾是武当的二师兄,最后却死在云梦。他小时候身边总有师弟簇拥,后来叛出师门,无数富豪侠士梦想去他房中一卧,死时却冷冷清清,唯有照顾他的云梦少女陪着。
萧疏寒去看他,蔡居诚面如金纸,整个人已经是骨瘦如柴。他才发现从前的蔡居诚,无论笑怒总是鲜活,那感情全是飞扬跋扈地张扬出来,全不知收敛。而如今蔡居诚躺在这里,却是一捧烂掉的灰,无声无息就要散去一样。
这就是他曾经那样疼爱的弟子。
“他死前太不安稳,想抹去的记忆抹不掉,又反反复复去品那些噩梦,最后终于沉沦其中不可自拔。”那云梦少女说,她灯里的蝴蝶飞出来,停在蔡居诚枯槁的面容上。“睡下便要去回顾过往,醒时就只知道编这玩意儿。”
她摊开手,掌心里是一只流苏。
她又问:“萧掌门,我不忍去看他的梦,你说他能梦见什么呢。”
萧疏寒怔在原地,他这徒弟名声狼藉,都说他是欺师灭祖,犯上作乱之辈,其实心思又何其单纯。
这反反复复折磨着他,又挥之不去的噩梦,萧疏寒怎么想也只有金顶上一败涂地的耻辱。武当锋利的霜刀雪刃将他一身傲骨寸寸剥离,食髓噬骨的痛又夜夜梦回,周而复始,死去便也成了解脱。
他想去抚蔡居诚的脸,就像又回到了幼年,初离道长还依旧是个幼童那样。但这世间的洪流又岂会因他的心思,因蔡居诚的苦痛便回转。就像是一去不复还的春江水,已经没有补救的机会了。
“我带他回武当。”
云梦少女抬起一张木然的面容,眼里却是血丝:“萧掌门,他蔡居诚即便是你的一条狗,人死如灯灭,你就不能放过他吗。”
萧疏寒一楞神,方才想起金顶上自断右臂的蔡居诚,拥有怎样一双令绝望灼烧的眼睛。
他好似咬碎了一口锋锐的针,合着血咽了下去,才说:“死在哪里,都比这里要好。”

而现在蔡居诚站在一片艳红的彼岸花里。
他身上仍是那套武当的镇玄服,是旧日风姿,身背剑匣,几道金色的剑气绕着他周身游走。仿佛他还是鲜衣少年郎,踏着花海红浪从黄泉归来。
他一抬手,向萧疏寒行了礼。“今日师徒缘尽,蔡居诚特来向师父拜别。”
是的,那云雾缭绕的九重天仙境,原是没有蔡居诚的位置的。今生不可追,来世已不得。但萧疏寒又想起那云梦医者尚不忍入的梦,忍不住向他发问。
青绿色的蝴蝶便从蔡居诚身边飞了出来,飞过肆意怒放的彼岸花海,落到萧疏寒眼前。

他入了蔡居诚的梦,却只见到一个身背剑匣的少年,独自站在树影下。
萧疏寒认得这个背影,像雨后的松竹层层拔高,分明是刚刚褪下青涩外壳的蔡居诚。不远处两个小弟子结伴路过,在交谈些什么,声音不大,却足够让蔡居诚听清楚。
“前些日子蔡师兄输给邱师兄了。”身着同尘衫的弟子低声说:“听说要将掌门之位改换给邱师兄….”
旁边的弟子道:“蔡师兄从前那样得宠,掌门之位说换就换吗?”
之前的弟子就笑了:“他不过仗着早入门几年学的早就横行霸道,这样嚣张,活该被邱师兄教训。”
两个弟子说说笑笑地走远了,萧疏寒去看蔡居诚,却发现那个向来张扬的弟子咬着下唇,拳头紧握,过了一会儿,他又跑走了。
萧疏寒跟上去,却见他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面前,邱居新也站在一边。蔡居诚一见自己,那双怒气沉沉的眼就亮了起来。
那位萧疏寒点点头,他二人比试起来。这场景萧疏寒是记得的,本是点到为止的比试,蔡居诚落了下风,不知为何突然发起狠来,招招攻击邱居新的要害。
“放肆。”他听到年轻时候的自己,同记忆里一般呵止了蔡居诚。飞剑掉落在地上,蔡居诚垂着头跌坐一边,萧疏寒看不清他的表情。“去后山思过。”
而邱居新被自己扶着,沿着武当的小道离去了。在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身后,蔡居诚拖着长剑站起来,眼神里的朝气蓬勃的光彩消失了,沉在暮霭中,被武当的寒风不知卷到何处去。

那少年沉默的背影又忽然消失,萧疏寒回过神,发现自己仍在彼岸花海中。
后来呢。
他想问蔡居诚,却又止住了。后来蔡居诚刺杀邱居新,带领万圣阁攻上武当,后来他又沦落花柳之地,成了春宵梦中人,后来他回到武当,自断右臂,声声泣血。后来他死在云梦,离开时一点也不体面。
这些萧疏寒都是知道的,不过他以前不知从何而起,如今看来却是自己的无心之失。
大道无情,他自认为无愧于心,却行至如此境地。他还有话想问蔡居诚,但是再问就是执念,道心太冷,他问不出口。

一阵冷风吹过彼岸花海,惊雷炸起。
蔡居诚的身影仿佛被雷声惊扰的幽魂,周身剑气化为金光飘散。萧疏寒上前两步,却被蔡居诚止住了。
那穿着镇玄服的身躯席地而跪,朝他叩拜下去。而沾染了红色花瓣的部分也逐渐化成了一只又一只青色的蝴蝶,向萧疏寒聚拢去,而后又散开。
萧疏寒心知这是他与俗世的羁绊正在一点点消逝,耳畔雷声渐灭,是蔡居诚最后的声音。
他说:“师父,人间太苦,你不要来了。”

-

这次真没了

殊途(下)

※萧疏寒x蔡居诚

殊途(上)





那是一截断臂,手掌骨节分明,手指修长纤细。
它静静地躺在青石砖铺就的地上,染了尘埃和污血。周围一群身着武当弟子服的人层层包围着,把蔡居诚严严实实地挡在外面。
然后白发的道长手持拂尘,从石阶上缓步而下。
他拾那断臂,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一只青色的蝴蝶绕着他盘旋一周,飞越众人的头顶,飞过红尘三千丈,在一片纷纷扬扬的大雪中,径直向蔡居诚飞来。
它带起一片风雪,在武当金顶和蔡居诚之间划了一道银河。

“醒了醒了。”少女的声音从耳侧传来。
蔡居诚睁开眼睛,周遭是明媚的阳光,树影和鸟语,温柔地反而更像梦中。他挣扎起身,才觉右臂空空如也,袖口被扎了起来,这才想起他本该是死了的。
拖着断臂,在寒风大雪里出走,不过半途便栽进冰寒刺骨的河里,却还是活了下来。不知道是老天忽然开眼垂怜于他,还是漫天神佛道他未受尽人间百苦,不许他解脱。
“我们云梦放了禁制以后,好长时间没见过河里漂来人了。”那少女持着灯,青色的蝶影绕过她的指尖,湮灭在灯里。
蔡居诚冷哼一声:“你救了我?知道我是谁吗?”
那少女觉着有趣,瞧着他:“我知道,蔡居诚,武当叛徒,我在玲珑坊见过你的,”

“武当金顶上的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,你倒是好玩,嘴里喊着要杀上武当报仇,却舍了条手臂给他们解围。”
蔡居诚权当听不见,低下头去看仅存的左手上掌心的纹路。
他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,仗剑踏歌顶天立地,万里江湖里走一遭,烟火红尘里过一轮,便能留在青史中。却不想自己原是连芸芸众生都不如,他人垂涎的皆是他的床帐密事,口舌间恨不能将他挫骨扬灰拆吃入腹。
武当曾赠他一身年少,意气风发。而如今他的锋芒已经悉数磨尽,傲骨峥峥早被武当化不去的霜雪压弯,到头来不过拿一只断臂偿了恩仇。
蔡居诚问少女:“药石无医之症,你要怎么救。”
江湖上说云梦的医者,手持一盏灯入人梦中,胸有郁结的便叫他释怀,身有病痛的便令他痊愈。若是过往不堪者,就抹去记忆,算作重生。可是他蔡居诚不想弃置过往,他胸中没有了豪情,却还有恨意。
“你做过梦吗?”白衣的少女问到。
蔡居诚嗤之以鼻:“姑娘当我是三岁幼童?世上何人没做过梦。”
“梦可是个好东西,醉生梦死,可医百病。”云梦少女也不为他的态度所恼怒,只从灯中引了只蝴蝶,青色的翅膀好像泛着光,幽幽向他飞来,在他眼前化成粘稠的烟雾,染上天光,铺将开去。她轻轻笑道:“药石无医,就赠你欢喜啊。”
蔡居诚便疲倦不堪地闭上眼。

梦中又回到幼时,他看见尚是孩童的自己,蹑手蹑脚地靠近在廊下闭目休憩的萧疏寒。
“诚儿。”萧疏寒睁开眼,吓得那顽皮的幼童脚下一顿。“课业做完了吗?”
“做完啦。”那幼童奶声奶气地回答,从身后掏出一条流苏。“闻师叔教我编的,师父你看。”
那孩童扯着萧疏寒的衣袖,满面皆是蔡居诚熟悉而陌生的期待。
“诚儿手巧,自然好看”萧疏寒笑道,摸了摸孩童的脑袋,便被自己这徒儿扑了满怀。“师父尚且不会呢。”
“师父也有做不到的事吗。”
“师父并非圣人,自然也有不会的事。”
“那我教师父吧。”孩童的眼亮了起来,有如金顶上的星辰。他在萧疏寒膝上坐定,有模有样地引着萧疏寒的手去梳理丝线,磕磕绊绊几番才编成一个并不精致的成品。
那小孩儿如获至宝,小心翼翼地将师父编的流苏收好,才安心窝在萧疏寒怀中。
“以后师父的心愿,就由诚儿去完成。”他的声音稚嫩,却信誓旦旦。
而萧疏寒将他小心护在怀里,拿了串糖葫芦给他,一边分明是温柔地应承下来了。

蔡居诚再睡不得安稳,在梦中流下泪来。
云梦少女听着他小声地说了什么,好奇地凑上前去,方才听清。
他说:“师父,如今的糖葫芦,为何这样苦呢。”


蔡居诚被云梦弟子救下的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了武当。
武当三番五次地来要人,全让云梦的那位终日瞌睡的掌门挡了下来。那女子拨弄着身边的灯笼,微澜居门口挤满了云梦弟子。
蔡居诚身着便衣,随处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呆着。
这位置其实不太好,他听不太清楚邱居新和照顾他的那个云梦少女对话,倒是那掌门打了个呵欠,若有似无地瞟了眼蔡居诚的方向。
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。
不知道那邱居新与少女说了什么,蔡居诚只听到少女断断续续的声音。“..............经脉逆行.....心结过深.........药毒入骨......”少女顿了顿,模仿蔡居诚平日里嘲讽的语调,“他也没几月好活了,现下这幅样子也没法给武当添什么麻烦,你让萧掌门安心吧。”
邱居新身后的弟子说:“但是蔡居诚是武当的人,你要扣下,问过他的意思了吗。”
蔡居诚哑然失笑。
他曾是武当的二师兄,自小饮的是武当水,学的是武当功法,而如今要捉拿他的是武当,维护他的却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云梦弟子。
着实引人发笑,是他咎由自取,也是他一败涂地,
蔡居诚从藏身的地方走出,他身着白衣,右臂里空空荡荡,云梦的风吹的他广袖翻飞,好像白鹤将要乘风而去。
少女睁大眼睛,他却只是向邱居新略一行礼,不复往日锋芒。
“在下与武当没有任何关系了,武当要我项上人头,等个月余便是。”他的眼神如一滩死水,再惊不起任何波澜。“邱道长请回吧。”

云梦少女跟在蔡居诚身后,半响才嗫嚅道:“蔡师兄,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。”
蔡居诚摇摇头。
他在这世上短短的二十余年,所受过的谎言太多。
他是萧疏寒得意弟子是假的,翟天志助他夺回掌门之位是假的,还债便能换回自由身也是假的。他细细数来,唯有这少女是真心待他,这小小的欺瞒,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
不过几日,武当的人又来了。
这回是萧疏寒亲自上门。
白发的道人站在观梦台上,平白为温柔的水乡带来一丝冷清的寒意。蔡居诚拒不相见,唯有他身边那个少女来了。
萧疏寒第一次被自己的二弟子拒之门外。
蔡居诚愣愣地看着少女带回来的糖葫芦,放在油纸上,金灿灿的糖浆裹住艳红的山楂果。
“你快些吃吧。”少女催促道:“你师.....萧掌门还等着我去给他回话呢。”
他很久没吃过这个东西了,自从邱居新崭露头角,他就不再是萧疏寒捧在手心的徒弟了。
其实若他一直都不曾尝过萧疏寒的宠爱,日后也不至于被妒火冲昏头脑。虽是他自己心性不纯,但是如果他没对一时甘甜食髓知味,又怎么会熬不过至苦人世。
一晌贪欢,要用半生偿还。
“我不要了,你拿回去吧。”蔡居诚说。
那少女重新将糖葫芦打包好,蔡居诚又掏出个盒子,让她一并带回去。
少女瞧了瞧内里的物件,是个做工不算精细的流苏,虽然褪了颜色,却被保存地很好。

萧疏寒也没想过能再看到这个流苏。
他叹了口气,向少女道了谢,踏上了离去的渡船。船只行到半路,萧疏寒却又感觉到什么一样,回头去看。
是蔡居诚在那个地方,向他的方向叩首。
云梦白色的花树让风一吹,花瓣洒了他的徒弟一身,落在发上,恍若霜雪染白头。
终是远了。



“你可想好了?”
“引梦术可医百病,抹了过往便算作重生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莫非是夸大不成?”蔡居诚不轻不重地回答道。
“你不想报仇了?”
“我能活不过月余,又何苦这样折腾自己。”分明武当弃徒是他蔡居诚,可如今这模样,倒像是他参透了大道,看透了红尘,要飞升登仙了一般。
少女看着他古井无波的眼神,抚着灯柄,只好应下。“但是能不能忘,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她从灯中引了一群蝴蝶,顺着青葱一样的指尖飞出,光影绰约,汇成一道细细的银河,横在蔡居诚眼前。
银河的对岸化出武当的层峦叠翠,是他熟悉的暮鼓晨钟,却是他陌生的热闹欢腾。
平日里肃杀的风雪仿佛成了绕指柔,白雪里点燃了几栈红色的灯笼,在富丽堂皇的飞檐上,好像最艳丽的山楂果儿。
不知是哪个小弟子点燃了第一只炮仗,素来安静的武当顶上便沸反盈天,笑声和鞭炮声交织在一起,烟花在他们身后的深空炸开,点亮了金顶。
爆竹声声辞旧岁,那样温暖,那样明亮,仿佛近在迟尺。
却是他无法拥有的武当。

想开朱文圭x方思明的黑车

师兄的怀抱暖乎乎

殊途(上)


※萧疏寒x蔡居诚



那个刚刚入门不久的弟子从山下带了糖葫芦上来。
鲜红的山楂果裹着金灿灿的糖浆,摆在个白瓷盘儿上端了上来。萧疏寒抬眼,见那弟子恭恭敬敬地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,乖顺地垂着头。
从前带糖葫芦来的那个人,是没有这样温顺的眉眼的。

“我听说掌门喜爱此物,特意从庙会上带回来。”
无须多言,他也只能从蔡居诚口中听说。
萧疏寒其实并不喜欢甜腻的东西,只是蔡居诚小时候朴道生看的严,不许他吃太多的甜点,萧疏寒经不住他缠,借称自己想要,差人买上山来给他这个徒弟。
他拿起糖葫芦,咬下一颗山楂,糖衣在他嘴里化开,红果却是酸的。

在很多年以前,蔡居诚是萧疏寒最疼爱的弟子。
这个孩子根骨奇佳,天赋出众,别人要用一年去学的招式,他半年就学成。萧疏寒自然喜欢得紧,人人都知道这是他最得意的门生。
别人怕不苟言笑的掌门怕的紧,唯独蔡居诚一人,终日黏着萧疏寒。
他的一招一式都是萧疏寒亲自指点,加上自己勤奋刻苦,十五六岁便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。有时他监督新来的师弟练剑,抱着剑匣坐在青石上,一张脸不苟言笑。但是萧疏寒路过时,他却总是转过头,眉眼里泛起欢喜,仿佛能融化武当山的雪。
这是他记忆里的蔡居诚,实在难以和那日殿上的蔡居诚重合。

“你常去看他?”萧疏寒问道。
那个小弟子有些惶恐地抬起头来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。

蔡居诚的流言曾经一度甚嚣尘上,纵使金陵城中走街窜巷的贩子都知道,蔡居诚是武当的逆徒,构陷同门,还试图谋反。而如今他深陷玲珑阁里,无数江湖人一掷千金也难得见上一面,他用过的手帕,碰过的酒盏,都是江湖商贩吆喝的噱头。
他的名字成了整个江湖的温柔乡。
小弟子上山的时候,恰是蔡居诚走的那天。
初离道长从来是挺直了腰的,一身镇玄袍衬得他挺拔威风,眉眼间凝了沉沉暮色,看了叫人生畏,哪里和那些芙蓉帐暖的春宵遐想扯得上关系。
可是那时他的腿让宋居亦给踹了,也不知膝窝里有没有受伤。
蔡居诚跌坐在殿上,他受了萧疏寒一掌,脸上沾满了灰尘和血污,不知道是他自己的,还是别人的。小弟子上前去,想扶他起来,却被拍开手。
他说:“师父,你看看我啊。”
眼里全是痛苦与愤恨的神色,就像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孩子。

“你下次去的时候,给他带些衣服吧。”
小弟子惊诧之余,再去看萧疏寒,桌前却没有人了。


不等小弟子再次下山,山下的门生便带了话,蔡居诚从玲珑阁消失了。
又过了月余,临近新春,皇帝再次驾临武当山祈福。

蔡居诚出现的时候,萧疏寒和一众弟子都在殿前侯着。
他没有穿武当的道袍,黑发随意束了起来,身上是一套墨色的长袍。武当山的风鼓动他的衣袖,在广阔的天地之间,只有他一人,形单影只地立在那里,带着凌冽的杀意。
风萧萧兮易水寒。
剥去了香肌艳骨的蔡居诚,仿佛又变回了那个人间修罗,防卫的弟子摆出了防卫的阵行,却又没有人敢上前。
为首的邱居新抽出长剑,挡在萧疏寒面前。
“蔡居诚,今日武当有贵客,有什么恩怨我们以后再谈。”
蔡居诚冷哼一声:“我与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,今天我提了我要的人头,自然就走。”

萧疏寒仿佛已经听不到兵刃相交的声音。
荆轲刺秦王尚不能成功,蔡居诚本就是强行逆转经脉,更何况是寡不敌众。
他用剑撑着,半跪在阶梯下,口中涌出黑血,滴在武当青白的砖上。负了伤的武当弟子持剑在他身后,却又离了一米有余,不敢贸然动手。
邱居新想要上前的脚步被萧疏寒挡下,他想上去把这个他从小带大的徒弟扶起来,可是殿内的皇帝在等,场上的武当弟子在看。他是武当的掌门,人人都在等他发出命令,好让蔡居诚粉身碎骨,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。

“孽障,”他听见自己声音。
蔡居诚却状若癫狂地笑了起来。整个武当山,只有他一个一败涂地的人,却也只有他一个人发出笑声。笑地猛了,扯到伤口,又是痛极了,喷出一口黑血。
萧疏寒说:“是谁指使你来的,你为何要这么做。”
蔡居诚答:“谁于我有恩,我便为谁而来,我来这里,自然要报仇。”
“师父,你把我扔下山的时候,没有想过还有今天吧。”
他咳了几声,又低低地笑了起来,眼里欢喜已经被凝成了恨意,从前的亮光湮灭了,鲜血淋漓地,仿佛要染红武当亘古不变从不散去的云海。
萧疏寒又继续说:“欺师灭祖,不知悔改。”
蔡居诚道:“我从不后悔。”

萧疏寒闭了闭眼,他身上还有掌门的职责,他救不了蔡居诚。
“将蔡居诚关到后山地牢,永世不可出,”

“不必劳烦萧掌门了。”蔡居诚用剑撑地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仿佛阎罗恶鬼。
他换了左手持剑,用力将惯用的右臂一剑斩下。
没有了手,就是废人,更何况他拖着这断臂,怕是挨不过多久。
他拖着剑,向外走去,每走一步,血滴就在地上砸出个坑。一时间武当弟子纷纷退开,竟然无人敢拦住他。
人群中那个带糖葫芦的小弟子走出来:“师兄,你要去哪里。”
蔡居诚顿了顿,却没有停下。

“死在哪里,都比在这里好。”


萧疏寒再去瞧那断臂,落在地上,纤长的指端染上尘污,混着已经干涸的鲜血。
他又抬起头,蔡居诚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了,纷纷扬扬的大雪落下来,连最后一点痕迹都掩盖去了。

山下集市的烟火腾上空,在静谧的武当山炸裂开。
新年到了。

碎梦(邱居新x蔡居诚)


这是金陵城最温暖的地方。
芙蓉帐暖,温香暖玉。进门便有娇柔的女子贴上来,耳畔便响起俏生生的笑声。
但是邱居新并不在意这些,他径直将一袋沉甸甸的银两扔进梁妈妈怀里。
“蔡居诚。”他说。
堂中终日燃着的熏香好像被冻结住一般,领着邱居新的小倌缩了缩脖子,分明觉得自己闻到了新雪冰冷的味道。


邱居新曾经有过一个师兄。
那是他刚刚上山的时候,拜过掌门便由这位师兄领着,去领武当弟子的道袍和剑匣。
彼时二人尚是孩童,武当弟子新宿未修好,便让他们二人住在一处。邱居新看着师兄费力从柜子里拉出一个箱子,从里面翻出一套衣物塞给他。
“新的衣服掌门已经命人赶制了,你先穿这套吧。”
“嗯。”
他的师兄替他束了发,又整理了衣裳,问了几个问题,邱居新也只是嗯了几声。半大的孩童撇了撇嘴道:“你这人真是奇怪的很,问你什么问题都只答这字,你干脆叫嗯嗯好了。”
邱居新回过头,那师兄比他年长几岁,此刻翘腿坐在桌上,尚未长开的眉眼还是圆润青涩的模样,眼里却像是盛着夜空武当金顶上的万点繁星一样。他叫邱居新瞧着他发愣,便笑起来:“我叫蔡居诚。”
“以后我就是你师兄了。”


世俗的人皆是爱做梦的,做那种香甜的梦,做那种温暖的梦。
玲珑阁即是现世里的那片温柔乡,无数的人往来于此,来找他们的梦。
邱居新跟着小倌儿穿过醉生梦死的人群,走到红牌们所居住的楼上。蔡居诚的房间位于走廊的尽头,紧闭的木门独自立在那里。不似前头那些开着门迎客的房间,带着糜烂的暖热。
就好像蔡居诚这个人一样,浑身都是锋芒毕露的刺,像他的剑锋,冷冰冰的,叫人不敢靠近。

邱居新挥退小倌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蔡居诚坐在桌边,他难得地没穿在武当的那身黑色的道袍。白色的绸缎把他衬得修长,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桌上,指边放着杯热茶。
窗外的月色打在他的发上,邱居新将门一关,仿佛就把外面活色生香的天上人间隔绝开来,屋里无端端散出一股冷意。
那人好像被上个客人灌了不少酒,还是昏昏沉沉的样子。可是看着邱居新的身影,迷茫的眼睛却又霎时清醒过来。
“你来做什么。”蔡居诚看着怒极了,又碍着酒意使不上力去砸桌子发恨,整个人像只炸了毛的猫。
邱居新在桌边坐了下来,把蔡居诚面前的热茶拿来抿了口。
“来看看你。”他答。
蔡居诚却笑了,也许是酒力让他疲惫不堪,也许是前头来过数轮的武当弟子让他厌倦了那些翻来覆去说的台词,他抿了抿苍白的唇。“你看到了。”
邱居新惊诧于他声音里的苍老,不动声色的放下那个茶杯。
“你看到了,你满意了吧!”蔡居诚忽而又变得尖锐,他惯常是这样的,终日带着冷冰冰的嘲讽,对着自己,对着别人,不管不顾。哪怕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也要挥出那么一剑。“邱居新,你终于等不住要亲自来看看自己的胜利了?”
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抽出一边剑匣里的剑,就向邱居新砍过来。但是他本就稍逊邱居新一筹,而今没有了内力没有了修为,那剑也是软绵绵的,反而让邱居新扣住了手腕。
剑掉在地上,咣啷一声。
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在武当和后来的弟子说我心术不正,叫他们离我远点。”蔡居诚又气又笑,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睛。“我的声望,我的地位,全是你从我手中夺走的!我沦落至此全都怪你!邱居新,你怎么敢这么说。”
蔡居诚吼完,浑身脱力一般,狼狈不堪地倒下去,让邱居新一扯,便跌坐在他的身上。

他低下头,看着蔡居诚的眼睛。
那深邃的青空里仍盛着星光。
方才明白,他也不过是凡世间的俗人一个,要来寻他遗失的梦。



自从那日在玲珑阁一别后,邱居新倒时不时便下山去看看蔡居诚。最开始的几次,蔡居诚总会言辞尖刻地对他横加指责。到后来蔡居诚也厌倦了,横竖是挡不住邱居新往他身上砸钱,就当是武当给他还债。
武当的冬天来的很快。虽然不如华山那样寒冷刺骨,但毕竟还是在高山上,早早就落了雪。
邱居新打开放冬衣的箱子,却无意看到收放在一边的靴子,靴里内衬上还缝着只猫儿。
这是他的锋芒尚未盖过蔡居诚时,他的师兄送给他的礼物。
蔡居诚也曾经是众多弟子心里顶好的师兄,那时候只有少数幸运的师弟的,能拿到他缝了猫儿的靴子。
邱居新并不在此列中,为此还闹了脾气,几日不同蔡居诚言语,还让师兄哄了几日,最后又给他也缝上了猫咪才肯罢休。
原来他们也曾有过这样好的时光。
却不知恨又何时何故起,才成了今天这般难为的局面。

“邱师兄。”门外传来的弟子的声音,“掌门让你去金顶一趟。”


萧疏寒在看云海,邱居新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。
他有时是不懂自己的师父的。天道无常,大道无情,蔡居诚只说嫉妒自己占了师父的目光,却不知天下苍生万物都在师父的眼里,却无一人一物一事能留在师父的心上。
“听居和说,你近日常往金陵城跑?”萧疏寒开口。
邱居新本就不善于说谎,便一五一十全都说了。
“他离开武当不是你的错。”萧疏寒叹了口气,目光仍然看着云海。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看这片云,还是在看云下的雪,抑或是在看久经风霜的岁月。
“弟子并非是为愧疚。”邱居新答道。
他只是失了片梦里星光,而今要去找回罢了。


邱居新再到玲珑阁时,金陵也下了雪。
阁子里仍旧燃烧着昂贵的香料,又点了火盆,竟是将门内外生生划分出两个温度来。
他进蔡居诚房间时,蔡居诚披着件白底滚金丝边的裘衣,靠在床边睡着了。蔡居诚睡着的样子极安静,收了锐利的剑刃,眉眼间便生出风情来。
他原本就是极好看的,只不过从来不懂什么叫韬光养晦,风情便被举手投足间的生冷掩了去。

邱居新走上前去,将他外衣褪了去,放平到床上。本来想去将外衣放到一边的衣架上,却被蔡居诚扯住了袖子。
刚刚转醒的人睡眼惺忪,看到他便笑了,一用力将防备不及的邱居新拉倒在床上,钻进他的怀里。
大概是感觉到邱居新环着他的身体有些僵硬,蔡居诚冷哼一声:“再过分的事师弟也不是没做过,怎么倒害羞起来了。”
邱居新本欲反驳,却一时语塞。本来被掩藏的难以启齿的记忆一瞬间回到了他的脑中,看来是虚幻的梦境,画面却鲜活地告诉他,这是他所经历过的事。
武当的夜晚,醇香的酒液,不过是催化的药剂。
他所见过的最美的风景,皆在那个夜色过后,变成了无可挽回的过往。
他想起那个时候蔡居诚的眼睛,里面是万点繁星明明灭灭,最后却被他亲自点燃的火焰所吞没。

“如果师父待我好,武当待我好,为何看着你这般折辱我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披头散发的蔡居诚举着剑指向他,脸上是羞愤的表情,眼中却含着泪。“你毁了我,邱居新,我要杀了你。”
名门正派,哪里容得下这些事端,他的师兄就成了牺牲品。
被抛弃了,被遗忘了,便没有人再会知晓这些事。
万般种种,都因他而起。

记忆里的蔡居诚和面前的蔡居诚逐渐重合,记忆里又羞又怒的神情却泯灭于那张精致的面庞上。
蔡居诚拉开自己的领子,指了指光裸的胸膛。他比在武当的时候瘦了很多,却又在温柔乡里浸润久了,皮肤变得更加细腻莹白。
他挑眉笑了起来,七分嘲讽三分漠然:“我的好师弟,现在没人来给你抢掌门的位置,你还总是来,是想念这具身体了?”他的手指抚上邱居新的胸膛,温热的身体靠过去。“看着别人折辱我不够,还想亲自折辱我?邱居新,你也不嫌脏。”
够了。邱居新在心底呐喊,喉咙里却被扼住一般,一个字也吐不出。
他看着蔡居诚贴上来,那是他日思夜想的场景,但却不该是在这里,不该是这个模样。
他看到蔡居诚朝他笑,冷冰冰的,尖锐刺骨的,那双曾经是星光璀璨的眼睛已经是万丈深渊,唯余下一点点的光亮,却让邱居新不忍再看。
他捂住蔡居诚的眼睛,翻身将师兄压住。他揽着这具身体,像揽着自己支离破碎的梦。
“师兄。”他说。“我凑够了赎钱,你和我回去吧。”


邱居新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梦里是师兄,是武当的后山和云海,是意气风发的两个少年。
是刀光剑影,是把酒言欢,是江湖侠义,是三尺青锋化作绕指柔。
梦里没有不可挽回的旧事,尽余着少年心事里最柔软的部分,是天上月,是眼前人。
是无边无际的星光。

他的师兄就站在星光下,还是少年时候顽劣娇纵的模样,信誓旦旦地说要做武当第一的剑客。
而后他转过头,给身后的自己一个梦寐以求的亲吻。
如波涛之汹涌,似冰雪之消融。
那个吻那样的柔软,真实地不像梦中。
他听到师兄最后叹了口气:“代我和朴师叔道个歉吧。”



他最后还是没能把蔡居诚带回武当。
邱居新醒来的时候,外面服伺的小倌儿告诉他,蔡居诚一早就让人接走了。
他的师兄什么都没有带走,那身跟了他很久的黑色道袍和剑匣都被留下了。邱居新嗅了嗅,上面已经没有蔡居诚的味道了。
但是他还是将道袍和剑匣带走了。人没有回到武当,至少这些东西得回去。

“有缘自会再见。”萧疏寒说。
武当的云海亘古不变,冬天所下的雪,却要化了。


邱居新没有想到,再见到蔡居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万圣阁突然到了武当,对面为首的黑袍少年看着邱居新和萧疏寒,露出了不屑的神情。“在下今日有份大礼,要送给萧掌门和邱少侠。”
他身后的人让出一条道路,邱居新听到身后师兄弟的骚动,心口却被人揪紧了一般,硬生生被撕裂的疼痛。
那是他的师兄,却也不能再被称为他的师兄。

多日不见的蔡居诚似乎已经变成了尸傀。
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,袖子让武当的风吹的猎猎作响。披散着的头发被拂乱,身形却依旧挺拔。
但是他的右臂已经成了森森白骨,掌骨的位置不见了,变成了一把尖锐的剑。半张脸已经腐烂,变得狰狞不堪。唯有那一双眼睛,还是熟悉的样子,只是已经一点光芒也不再剩下。
邱居新提剑上前,和尸傀缠斗起来。不知道万圣阁用了什么法子,改造后的蔡居诚强了不少,一时邱居新竟然落于下风。
在兵刃相交的间隙,他听到那个黑袍的人冷笑了一声,告诉萧疏寒。
这是蔡居诚自愿的。
将掌骨活生生剥去,铸成最锐利的剑。忍受着药物的侵蚀,看着自己的皮肉一点一点腐烂。最后失去自己意识,成为人人惧怕的怪物。

他的师兄心里的恨意千丝万缕绕骨入髓,最后将自己吞没侵蚀。
邱居新一时不知道是悲是怨,那怪物寻到了破绽,朝着他的命门刺来。
如果这样可以平息他的恨意。邱居新一时有了这个想法,却看到那个怪物看见他后突然缓了下来。
他寻到时机,将手中长剑没入了面前人的胸口。


邱居新接住了倒下来的身躯,那是他陨落的梦境。
他没有悲伤,也没有愤怒,只是心头结了万里寒冰,再也化不去。


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