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发糖

无人之境

※慎入慎入慎入
※暗黑本丸全员向


Chapter 0

我是一名医生。
准确地说,是一名医疗师,供职于时之政府的某个秘密疗养院。每天总会有不同的付丧神被送来这里,我见过很多,各种各样的。比如在某个热衷于破坏刀剑的审神者的本丸里幸存下来的,已经接近痴傻的短刀,或是在被审神者遗弃的废旧本丸里留下来的,因为没有及时的资源救助而留下残疾的太刀。
我的任务,就是给他们提供必要的身体检查和心理辅导。
但是我今天的病人,可以说是非常特殊的。他看起来非常正常,无论身心。甚至可以说是衣冠楚楚,像一位坐办公室的精英阶层,同他隔壁病房那位每天都试图拆毁墙壁的躁郁症付丧神完全不同。

“你好。”我在他面前坐下来。
我们面前有一片双层的钢化玻璃,这是极度危险的付丧神在接受诊疗时才会配备的。尽管隔着这么厚的一层玻璃,在他温和的目光投射到我身上时,我仍然感觉到相当不安。他好像能看透我的一切想法一样。
“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。”我翻出他的诊疗本,上面空空如也。没有人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,在完全没有表现出精神异常的情况下,却被赤红的巨大字体标注了最高等级的危险级别。
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“你肯定在想,为什么我会被关在这里。”付丧神开了口,他笑了起来,眼睛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。如果他现在不是被关在秘密诊疗所,估计能迷晕外面一群偶像剧情节严重的妄想症少女审神者。“你不要误会,医师小姐,我觉得勾引一个聪明的女人是愚蠢的行为。”
“你好像觉得自己很聪明。”我停顿了几秒才回答他,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,令我感觉到非常地...........尴尬,尤其是在对方是我的病人的情况下。
“我只是经验丰富而已,毕竟我已经很老了。”这位狡猾的对手给了我一个下台的台阶,没有使我太过狼狈。原本这个时候我应该暂停我们的对话,然后选择将这个难题推给下一位同僚,因为我很清楚如果他不愿意说的话,我是无法从他的嘴里撬到只言片语的。
但是他的坐姿已经变得微微前倾,双手交叠撑在下巴下面,并且注视着我额上三角的区域。这在我们人类的行为学里,是表达愿意交谈的姿势。所以尽管我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,我仍然决定留下来完成这场对话。

“那么,你怎么看待你之前所在的那个本丸。”我保持着平稳的语调,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冷静睿智的工作人员,毕竟这位病人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不喜欢和蠢货交流。“我知道,部分审神者喜欢把那个地方称为家。”
“不,我没有家。”付丧神慵懒地靠到椅背上,一只手转着自己面前的水杯。“你只是想听我说说我自己的故事而已。”
被拆穿了目的的我无言以对,好在他没有让这片难堪的寂静持续多久。
“如果你用自己的故事交换的话,我倒是不介意分享我的经历。”
那个盛满了液体的杯子被他不小心推到,桌子湿了一片。

Tbc




开一个坑,发出来督促自己填掉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