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发糖

无人之境

※全员向
※可能有不适情节,慎入



Chapter 1

这里的审神者已经很久没出现了,失去了灵力庇护的本丸逐渐显露出破败的景象。哪怕是春风已至,后院的樱花树也完全没有开放的意思。
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正在客厅里小声讨论枯萎的田地的事情。自从不再有远征的命令以后,贮备仓库已经快要有了见底的趋势。原本如果审神者死亡的话,时之政府应该要派遣新的就任者,但是这个本丸好像被遗忘了一样,孤独地被流放了。


莺丸和髭切捧着茶杯坐在廊下,已经没有夜莺飞进这个本丸了。花园里新栽下的花朵萎靡不振,叶片耷拉着。 

“付丧神不会因为不吃不喝而死亡,不过我们这样,就和在废墟中游荡的幽灵无异了吧。”莺丸说道。
“我以为只有暗堕的刀剑会成为幽灵呢。”髭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他把手里茶杯的水随意泼到地上,很快就被干涸的土地吸收殆尽。
“那个今天早上的事情,你怎么看。”
正当髭切站起身的时候,莺丸突然问道。
今天早上的事,莫过于突然出现的虚无缥缈的恶灵留下的威胁的讯息。被镌刻在本丸大门的门柱上,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的文字。
【48个小时过后,只有一位刀剑男士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。】
“开玩笑的吧?”第一个提出异议的是和泉守兼定。“神经病,把我们当成什么了?”
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样,他推开大门走了出去。门外是一片异常的浓雾,什么都看不到。和泉守就这样走进了那片浓雾之中,没过多久,就听到浓雾之中传来一声惨叫。
红色的鲜血从地面土地的沟壑中流出来,很快在本丸门口积成一小滩。
离大门稍近的堀川变了脸色,伸出手探进浓雾之中,好像也想冲进去一般。他身边的长曾祢拉住他,但是还是晚了一点,浓雾中不知名的东西把堀川的手砍了下来,当他的手臂缩回来的时候,手腕的地方只剩下露着森森白骨的切口。
“兼先生!”堀川捂着前臂,朝浓雾之中喊了几声,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“不行,不可以。”他呜咽着,想要冲进去,但是被长曾祢牢牢地禁锢在怀里。
“冷静一下!堀川!”长曾祢把堀川拉进大门内,同时用眼神指示清光和安定把大门关上。“可恶,一定有办法。”
本丸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新选组男士低沉的抽泣声。那行面目可憎的文字也依然醒目地呆在那个地方。


“那个讯息,我之前也以为是哪个无聊的短刀的恶作剧。”髭切想了想,今天早上他并不在现场,也是听到膝丸的转述才知道。“不过如果是我们的同伴,只要找出暗堕的那把刀,就可以结束了吧。”
“不一定是我们的同伴哦。”三日月走了过来,在莺丸和髭切身边坐下。“如果我以前听到的传闻没错的话,审神者如果暗堕了,政府是不会收到死亡通知的。”
“所以这个本丸,一直没有新的审神者来接受,也许是我们原来的主公暗堕了吗。”莺丸猜测道,“不过还真是没想到,人类也可以暗堕吗?”
“不过。”一旁没有说话的髭切突然开口。“如果是审神者的话,就麻烦了呢。”
“是啊,如果是审神者的话,就不能在本丸里找出来了呢,哈哈哈。”三日月笑了起来。“不过如果有一把道行高深的灵刀或是佛刀,也许可以净化这个本丸也说不定。”

若是佛刀或者灵刀的话,这个本丸里是有好几把。诸如山伏,石切丸,江雪左文字,笑面青江几位。但是这几位,或多或少,都已经在这里本丸里有了牵挂的对象,关心则乱,也许他们难以专心完成这个任务。
“这里最有名的斩鬼刀,不就是髭切先生了吗?”三日月笑呵呵地说。
“不过万一对方绑架了我的膝丸,我可能就会下不去手了哦。”髭切答道。“不过,还有那么一把刀,如果能把他召唤来,解决审神者不是什么难事吧。”
“数珠丸恒次了,同是天下五剑那把之一的佛刀吗。”莺丸接话,然后三把刀同时沉默了下来。现在本丸被浓雾包围,他们无法前往外面去寻找散落在外面的数珠丸恒次,但是因为审神者长久不归,失去了灵力支撑的刀匠早就变回了一片纸。况且贵为天下五剑,如果没有那些提升概率的御札,恐怕也很难从锻刀炉里召唤到他。
“也许,审神者的房间里还有那些御札。锻刀的话,三日月先生和我以前总是作为近侍负责这件事,应该也不难。”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期一振分析道。“我们还是先去审神者的房间看看吧,如果能造出数珠丸殿下,我的弟弟们也能安全。”
“我就不去了。”髭切说着,“我去看看膝丸,不过如果你们要去的话,可要小心一点。”

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的房间,一向没有哪位刀剑男士得到许可进入过。审神者总是很神秘地躲在里面,有的时候还会要求出征的刀剑男士带回来敌刀的残骸,不知道进行着什么神秘的实验。


Tbc

评论(10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