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发糖

殊途(上)


※萧疏寒x蔡居诚



那个刚刚入门不久的弟子从山下带了糖葫芦上来。
鲜红的山楂果裹着金灿灿的糖浆,摆在个白瓷盘儿上端了上来。萧疏寒抬眼,见那弟子恭恭敬敬地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,乖顺地垂着头。
从前带糖葫芦来的那个人,是没有这样温顺的眉眼的。

“我听说掌门喜爱此物,特意从庙会上带回来。”
无须多言,他也只能从蔡居诚口中听说。
萧疏寒其实并不喜欢甜腻的东西,只是蔡居诚小时候朴道生看的严,不许他吃太多的甜点,萧疏寒经不住他缠,借称自己想要,差人买上山来给他这个徒弟。
他拿起糖葫芦,咬下一颗山楂,糖衣在他嘴里化开,红果却是酸的。

在很多年以前,蔡居诚是萧疏寒最疼爱的弟子。
这个孩子根骨奇佳,天赋出众,别人要用一年去学的招式,他半年就学成。萧疏寒自然喜欢得紧,人人都知道这是他最得意的门生。
别人怕不苟言笑的掌门怕的紧,唯独蔡居诚一人,终日黏着萧疏寒。
他的一招一式都是萧疏寒亲自指点,加上自己勤奋刻苦,十五六岁便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。有时他监督新来的师弟练剑,抱着剑匣坐在青石上,一张脸不苟言笑。但是萧疏寒路过时,他却总是转过头,眉眼里泛起欢喜,仿佛能融化武当山的雪。
这是他记忆里的蔡居诚,实在难以和那日殿上的蔡居诚重合。

“你常去看他?”萧疏寒问道。
那个小弟子有些惶恐地抬起头来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。

蔡居诚的流言曾经一度甚嚣尘上,纵使金陵城中走街窜巷的贩子都知道,蔡居诚是武当的逆徒,构陷同门,还试图谋反。而如今他深陷玲珑阁里,无数江湖人一掷千金也难得见上一面,他用过的手帕,碰过的酒盏,都是江湖商贩吆喝的噱头。
他的名字成了整个江湖的温柔乡。
小弟子上山的时候,恰是蔡居诚走的那天。
初离道长从来是挺直了腰的,一身镇玄袍衬得他挺拔威风,眉眼间凝了沉沉暮色,看了叫人生畏,哪里和那些芙蓉帐暖的春宵遐想扯得上关系。
可是那时他的腿让宋居亦给踹了,也不知膝窝里有没有受伤。
蔡居诚跌坐在殿上,他受了萧疏寒一掌,脸上沾满了灰尘和血污,不知道是他自己的,还是别人的。小弟子上前去,想扶他起来,却被拍开手。
他说:“师父,你看看我啊。”
眼里全是痛苦与愤恨的神色,就像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孩子。

“你下次去的时候,给他带些衣服吧。”
小弟子惊诧之余,再去看萧疏寒,桌前却没有人了。


不等小弟子再次下山,山下的门生便带了话,蔡居诚从玲珑阁消失了。
又过了月余,临近新春,皇帝再次驾临武当山祈福。

蔡居诚出现的时候,萧疏寒和一众弟子都在殿前侯着。
他没有穿武当的道袍,黑发随意束了起来,身上是一套墨色的长袍。武当山的风鼓动他的衣袖,在广阔的天地之间,只有他一人,形单影只地立在那里,带着凌冽的杀意。
风萧萧兮易水寒。
剥去了香肌艳骨的蔡居诚,仿佛又变回了那个人间修罗,防卫的弟子摆出了防卫的阵行,却又没有人敢上前。
为首的邱居新抽出长剑,挡在萧疏寒面前。
“蔡居诚,今日武当有贵客,有什么恩怨我们以后再谈。”
蔡居诚冷哼一声:“我与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,今天我提了我要的人头,自然就走。”

萧疏寒仿佛已经听不到兵刃相交的声音。
荆轲刺秦王尚不能成功,蔡居诚本就是强行逆转经脉,更何况是寡不敌众。
他用剑撑着,半跪在阶梯下,口中涌出黑血,滴在武当青白的砖上。负了伤的武当弟子持剑在他身后,却又离了一米有余,不敢贸然动手。
邱居新想要上前的脚步被萧疏寒挡下,他想上去把这个他从小带大的徒弟扶起来,可是殿内的皇帝在等,场上的武当弟子在看。他是武当的掌门,人人都在等他发出命令,好让蔡居诚粉身碎骨,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。

“孽障,”他听见自己声音。
蔡居诚却状若癫狂地笑了起来。整个武当山,只有他一个一败涂地的人,却也只有他一个人发出笑声。笑地猛了,扯到伤口,又是痛极了,喷出一口黑血。
萧疏寒说:“是谁指使你来的,你为何要这么做。”
蔡居诚答:“谁于我有恩,我便为谁而来,我来这里,自然要报仇。”
“师父,你把我扔下山的时候,没有想过还有今天吧。”
他咳了几声,又低低地笑了起来,眼里欢喜已经被凝成了恨意,从前的亮光湮灭了,鲜血淋漓地,仿佛要染红武当亘古不变从不散去的云海。
萧疏寒又继续说:“欺师灭祖,不知悔改。”
蔡居诚道:“我从不后悔。”

萧疏寒闭了闭眼,他身上还有掌门的职责,他救不了蔡居诚。
“将蔡居诚关到后山地牢,永世不可出,”

“不必劳烦萧掌门了。”蔡居诚用剑撑地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仿佛阎罗恶鬼。
他换了左手持剑,用力将惯用的右臂一剑斩下。
没有了手,就是废人,更何况他拖着这断臂,怕是挨不过多久。
他拖着剑,向外走去,每走一步,血滴就在地上砸出个坑。一时间武当弟子纷纷退开,竟然无人敢拦住他。
人群中那个带糖葫芦的小弟子走出来:“师兄,你要去哪里。”
蔡居诚顿了顿,却没有停下。

“死在哪里,都比在这里好。”


萧疏寒再去瞧那断臂,落在地上,纤长的指端染上尘污,混着已经干涸的鲜血。
他又抬起头,蔡居诚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了,纷纷扬扬的大雪落下来,连最后一点痕迹都掩盖去了。

山下集市的烟火腾上空,在静谧的武当山炸裂开。
新年到了。

评论(20)

热度(323)